冲出月亮岛第8集剧情先容  刘墨扬趴在他耳边一声接一声地召唤着上校。  上校终于醒来,但瞥见刘墨扬他的眼睛里连忙泛起反感。  刘墨扬说:"谢天谢地,你终于醒过来了……"  "噗"——这位上校恩将仇报精准地将一口唾沫啐在了刘墨扬的脸上,然后重新闭上了双眼,一副不与为谋的决绝之态。  刘墨扬的心像是被凉风吹着似地冰凉。  刘墨扬睡梦中感应有人在走动,醒来一看,是陆刚在运动身子。  刘墨扬受惊地说:"上校伤成那样,这么快就能走动了,真是奇迹。"  陆刚看了刘墨扬一眼,问:"知道我为什么啐你吗?"  刘墨扬摇了摇头。  陆刚说:"因为我发现你在日本人眼前从来没有直起过腰,我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!"  刘墨扬也不作争辩,却像是好奇心似地问上校是怎么被捕的,他说上校一定是个履历过枪林弹雨的英雄。  这番话激起了陆刚的一种壮士自豪感,他就主动对刘墨扬讲起了自己一个团苦守七天七夜,最终被鬼子攻破的惨烈战事。  刘墨杨趁着陆刚自豪的良机积极进言,说:"你能带两千军力和鬼子两个联队作战,那你要是能站出来向导大家各人伙冲出月亮岛,一定能获得所有劳工的响应!"  陆刚听了这话突然又变了脸,说:"你小子是在说梦呓吧?"  刘墨扬知道不能再错过这个时机了,就说:"我心里有个计划,就是联络整个岛上的三千劳工,听从命令……"  刘墨扬的话没说完就被陆刚打断,陆刚说:"书呆子你给我听着,我虽然进来不久,可我已经看得明显白白了,其时我在招呼各人抵制为日本人制造军需品,可有一小我私家响应吗?没有!也决不会有!因为这些都是中国人!中国人就他妈会各打各的小算盘,而人家小日本人口不到咱们的六分之一,却把泰半其中国给占据了,为什么?因为小日本人少但能捏成一个拳头,而中国人多却如一盘散沙,捏不成团,人家小日本的拳头不砸你砸谁!而你想让这些鬼子眼前腰都直不起来的三千贱民听从某人的命令?不把你出卖给鬼子就算烧高香了!赶早别作那痴心妄想了!"  刘墨杨据理力争,说:"你的话有一定原理,但不全对。以我看,岛上三千劳工,遭受非人压迫,谁的心里没有一团火!他们都是被拴住了手脚,蒙住了眼睛的虎豹,需要有人打开镣铐揭开蒙布,领导大家冲出地狱,这小我私家就是你!"  陆刚久久地看着刘墨扬。  刘墨扬以为陆刚被说动,正想进一步争取,嘴刚一张时,就被陆刚堵了回去。  陆刚说:"你要是再烦琐,当心我扭断你的脖子!"  刘墨杨大失所望……  一艘军用小艇在月亮岛码头上停下,渡边仁隐藏在玳瑁眼睛后的双目开始发亮,踏上岛面的脚步甚至有点轻飘。  他的正式任命书还没有下达,今天他是作为一名学者军官上岛来巡视的。作为一名学者型的武士,他已经受到太多"纸上谈兵"的讽刺,而那些在战场上浴血作战武士看着自己的目光中总是带着一丝轻视。他一直在苦苦等候一个时机,如今这个时机终于来了,现在在眼前的这一块总面积为0.5平方公里的岛面,将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试验田,而接下来,就是自己大展手脚,用这片试验田上的三千名支那人来验证自己理论的最好时刻,渡边仁无比坚信,月亮岛上马上发生的改变一定会震骇整个大日本帝国,也一定能让那些曾经质疑自己的人另眼相看,想到这里,他突然不由自主地说出一句在别人听起来摸不着头脑的话。他说:"谁是真正忠于天皇陛下的勇士?是我!"  渡边仁到来后,整整一个上午,关起门对原先劳工的营的所有治理规章逐条研究。  野田雄夫在门外等得心里七上八下。他心想这样的个书呆子就是传说中马上来接替我的那小我私家吗?他不禁心里放松了一下,因为在他看来,这个书呆子对他的典狱长职位基础形不成任何威胁。只是他现在的军衔比自已高,又是司令部派来巡察劳工营的,他客客套气应付一场也就是了。  然而接下来这位书呆子召开的一个集会却让他心里大为不爽——  渡边仁对岛上所有治理制度研究半天之后,才开门让所有军官进入集会室开会,他首先对岛上现在执行的治理章程提出质疑。他说大家这块0.5平方公里的小岛,应该成为大日本帝国未来统治世界的一个范本。  野田雄夫险些失笑作声:"不知渡边君有什么卓识?"他紧接着又说,"我想提醒大佐左右的是,这套治理章程并非我野田雄夫首创,而是我大日本帝国所有牢狱治理监犯一个老例,事实上,我大和民族恒久来,正是用这套规章使所有劣等民族的囚犯都酿成了没有头脑的机械,只有听从,不敢有丝毫的抵抗……"  渡边仁说:"事实真是这样吗?"他拿出混名册说,"从这份混名册上讲明,劳工营开工以来,岛上劳工已经因暴乱越狱而减员523人,这又作什么解释呢。"  野田雄夫说:"多杀523个支那人算什么?要是不杀人,大家跨过大海来中国干什么?作客吗?"  渡边仁说:"大家来到中国不是为了杀光支那人,而是来当他们的主人!"  野田雄夫说:"我虽然没看过左右写的书,但我想左右适才说的这句话一定也写进左右的书上了。"他言下之意照旧讥笑文人只会纸上谈兵。  渡边仁却说:"如果不能真正明确这个原理,他就不配是大日本帝国的武士!别忘了,一个民族的优越性不在于他能杀几多异族人,而是他能让几多异族诚服于他的眼前。"  新典狱长的这句话让野田雄夫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词语。  渡边仁接着又说:"如果能使岛上的劳工不想再越狱,大家的混名册上不再有三个月减员523人的记载,让岛上总2843名劳工真正诚服于我大和民族,让他们不再是大家的囚犯,而是大家的员工,都心甘情愿地为大家做工那不更好吗?"  野田雄夫就直问:"大佐左右,那你有能让那些支那猪对你甘情愿的邪术吗?"  渡边仁说:"我今天只是衔命上岛来考察而已,还无权更改现行的任何现状。"  野田雄夫一脸叽嘲:"那就让我去下令厨师多加几个菜,好好招待左右。"说完离去。  面临野田雄夫的冷嘲热讽,渡边仁那张瓷娃娃似的脸上没有丝毫喜怒之色……  操场放风,并不死心的刘墨扬又借机游说陆刚。  陆刚依旧冷冷地表现拒绝,他说要想把这些人团结起来,简直就是用筛子来运沙子,绝无可能。  刘墨杨不禁有了一种恨其不争的怒气,说你连一份继承都没有,你基础不像个武士!  陆刚不禁扭头久久地看着这位被他看作是书呆子软骨头的刘墨扬,说:"没想到,你也是个有点血性的人。"  正在这时,野田雄夫带着几个看守过来,问陆刚什么时候可以进工厂劳动,他说在月亮岛劳动就是在世的唯一理由,如果谁拒绝劳动,那么谁就失去了这个理由,这对你意味着什么明确吗?  陆刚却笑了笑说,我还正想着早点去和我那两千弟兄在一起呢,那就请便吧。  野田雄夫说:"好,那我就玉成你!"说完掏出枪来,陆刚却仍然是脸含微笑地面临枪口。  所有操场上的劳工们都被震惊了。  就在野田雄夫正要扣动板机的时候,刘墨杨突然插到陆刚的前面,对着野田雄夫又颔首又哈腰地说他已经完全说服了386号改变态度,他说他保证今天开始他就能进工厂劳动,他适才至所以还犟嘴,完全是为了一点体面,他说中国人不就爱个体面吗!  不意野田雄夫听了越发暴怒起来,他喊着一头支那猪竟敢在我眼前争他的体面,中国人没有体面!边喊边一把推开刘墨扬就要开枪。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野田的副手突然跑来制止了野田开枪,并向野田耳语了一句,野田雄夫闻言脸色一变,转头看——  远处,站着那位玳瑁眼镜的渡边仁。  野田雄夫只好收起枪,向渡边仁走去。  刘墨扬刚刚为警报排除松出一口吻的同时,却遭到陆刚重重地一腿,倒在了地上。  李茂山从刘墨扬身边走事后狠狠骂了一句:"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愿当小鬼子的狗!"说完他绝不客套地向刘墨扬啐了一口。  为了计划,刘墨扬对这一切都隐忍蒙受着……  回到监舍后,刘墨扬一直坐在角落里听着陆刚喋喋不休的责骂。陆刚说:"你小子算个什么?竟敢在鬼子眼前扫老子的威风。我什么时候表现过会改变态度了?我什么时候说过今天就开工替小日本干活了?你他妈自已没节气还敢把我往屎坑里拽,你让我另有何脸面临我那阵亡的两千多弟兄?"  任凭陆刚怎么数落怎么骂,刘墨扬始终一语不发。  陆刚不禁更怒,说:"你还想越狱?你直接去认小日本当爹不就行了吗?你这个懦夫!"  刘墨扬突然开口,但声音很低,他说:"我不是懦夫!"  陆刚说:"你就是个懦夫!"  刘墨扬像是终于忍受不住唬地站起,解开了自己的囚衣,露出一身惊心动魄的伤痕。  陆刚一下子呆住了。